逝·重生

秋山心雨 120

清晨。

秋山君像往常一样醒来,穿衣洗漱,出门安排事物,只是眼睛明亮,神情温和,右手的手指轻摩,仿佛仍能感觉的到女孩肌肤的滑腻。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心情很好。

所以陈长生拄着拐杖问候了一句,然后他心情更好了。

因为他想起来,自己屋里的女孩就是面前这个曾经让自己不高兴的陈长生的师姐。

他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屋里的女孩。

清早醒来,第一眼看到屋顶,第二眼就看到了容羽。

天使一般的睡颜,像个孩子一般蜷缩在自己身边,裸露出来的白皙肌肤上有特别明显的星星点点,秋山君眨眨眼,完全清醒了。

记忆里的疯狂和激情在识海中上演,秋山君忍不住脸红了红。

容羽睡得安稳,秋山君试探着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一如记忆中的温软滑腻,快乐缠绵的记忆一并而来,他心里一荡,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

容羽被这番动静吵动,迷糊着睁开眼睛又闭上,困得厉害“别闹,我再睡会!”

秋山君心想昨夜可能累到了,心软的厉害“好,你继续休息,我去处理事情。”

容羽闭着眼点头,嗡声嗯了一声,可爱的很,秋山君又低头亲亲她,然后才起身收拾自己。

“怎么了?”陈长生奇怪的问。

秋山君摇摇头,笑“没什么。”

 

容羽一直到午饭时分才从床上爬起来,身体还是酸软,颇有些困难的穿上衣服下床,想了想,还是拿了一件秋山君的外袍披上,北方雪原可不比京都温暖舒适,还是注意些为好。

推门出去,容羽接收到了所有人的注目礼,尤其是秋山君和陈长生。

三个人都有些尴尬和惊讶。

陈长生是惊讶容羽的出现和尴尬看破容羽之前做了什么,然后陈长生想起来。她本来也就不是处子,又由此想到了师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来。

秋山君尴尬让容羽看到了陈长生以及年轻人第一次和姑娘亲密接触后再次见面的尴尬,他惊讶的是容羽竟然走了出来,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这几年容羽虽然会经常来看他,但一直不会出现在别人面前,防止流言蜚语传出。

容羽的尴尬就很简单了,只是被师弟撞破自己私生活的尴尬以及惊讶陈长生为什么会在这里。

按理说,这两个人不应该是情敌吗?

容羽安静的看着只身来到她面前的两个人,最后停在秋山君身上,指着陈长生问“这是几个意思?”

秋山君道“就是你以为的意思。”

容羽瞬间觉得钦佩和头疼。他明显知道了陈长生的身份,而陈长生明显不知道罗布的身份,离的比较近,容羽已经闻出了陈长生身上的药味,那么就是秋山君救了自己的情敌还让他在自己的地盘上养伤,这等胸襟让容羽敬佩。而陈长生和他师兄的关系一直很好,也知道余人喜欢她,这事让她比较头疼。

陈长生默然看了面前这位叫罗布的军官和容羽几眼,最后问容羽“这是几个意思?”

且不提师兄喜欢容羽,他记得容羽这些年一直跟着的,是那个少年天才秋山君,又怎么会和一个失意的军官发生了关系?莫非——

“就是你以为的意思。”容羽并不回避。

陈长生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沉默了片刻,转头问罗布,或者是秋山君“你这是什么意思?”

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欢徐有容,为什么会和我的师姐发生关系?

秋山君看他脸色难看,心里好笑,再看容羽无所谓的样子,回答道“就是你以为的意思。”

陈长生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还是和容羽确认了一遍“你们什么关系?”

容羽笑了笑“就是你以为的关系。”

秋山君看向容羽,有些讶异。

陈长生感觉到自己的愤怒,正想质问她为什么如此不自爱,完全没有珍重过师兄的心意,容羽先说道“没错,你眼前的这位就是秋山君。”

容羽看着陈长生的脸色,转移话题问“你又是什么情况啊?商行舟暗算你?”

陈长生无奈,点点头。

容羽摸摸自己的鼻子“果然!前几天非把我留在皇宫,连余人都利用了,原来就是怕我救你啊!”

说起师兄,陈长生忍不住问了一句“师兄,他还好吗?”

“你是说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陈长生默然“我明白了。”

既然她会要分开说,那就是身体很好,心里很糟,也对,她都在这里和另外一个男人卿卿我我在一起,师兄的心里怎么会快活?

容羽正准备说着往下说,让他忘记之前的事,陈长生却很清醒,转身站立,对着罗布,或者说秋山君,先行了一礼,秋山君回了一礼,他是教宗陛下,就算他愿意以平辈之礼待人,秋山君也不能忘了礼数。

“容羽是我的师姐。”

秋山君点头“我知道。”

容羽提高声音“陈长生!我的事情你无权过问!”

陈长生不为所动“发生这样的事,不论你是谁,不论是什么情形,你都是冒犯了她!”

秋山君沉默,他不能否认,陈长生说的有几分道理,即使他们两情相悦,又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在成亲之前做这件事,都是冒犯了她。

“师姐对我们爱护有加,我们师兄弟从小就立誓,若是有人敢对她半分不敬,不论是谁,不论在什么地方,我们必当为她讨回公道!”

容羽无语“我怎么不知道?再说,我哪里需要你们两个小孩讨回公道了?”

陈长生不理她,依旧看着秋山君“也许你知道,我的师兄很喜欢师姐,他对师姐珍而重之,若是知道有人冒犯了师姐,一定会不顾一切为师姐讨回公道。但是如今他的身份不允许他这样做,那么由我来做也是一样的。”

秋山君不知想起了什么,眼里有了笑意。

“就像五年前你的师弟为你做的事情一样。”

秋山君挑眉“所以?”

陈长生放下拐杖,拿出无垢,缓缓道”拔你的剑!”

到最后这一句,陈长生脸上已经恢复了平日的沉静淡然,他的脸色虽然苍白,但是握着剑的手很稳。

秋山君的面色慢慢凝重起来,这是对一个对手的尊重,手握住了腰间的剑。

容羽心里一颤“秋山!”

这都是什么事啊?!

她虽然没说,但是她的眼睛已经说明了一切。秋山君看了地面一会,放下手,摇头“不行。”

“为什么?”陈长生安静问道。

“你是容羽的师弟,容羽是我的女人,她不希望我们发生冲突。”秋山君眼里闪过一丝疼惜“她不希望爱她的人因她而受伤。”

陈长生默然,但还是没有放下剑。

没有放下剑的意思,就是不行。

秋山君看着容羽着急的神情,微微一笑以示安慰,然后道“而且不公平。”

“我们好像,从来都不可能公平。”

“你说的没错,我的年龄,我的血脉,我们的确不可能公平,但是至少我不能在你重伤未愈的情况下乘人之危。”秋山君如实道“我既然年少成名声名在外,自然有我的骄傲,我的骄傲不允许我这样做。”

秋山君说的很明白,很有道理,陈长生思索片刻,放下了剑“好,等我痊愈,必当与你一战。”

秋山君笑“等你痊愈了有时间再说吧!”说着,秋山君看向容羽“我想,现在你应该饿了吧?”

容羽点头,手抚着肚子可怜兮兮的“就是被饿醒的!”

秋山君莞尔一笑“那去吃饭,正好开饭了!”

容羽高高兴兴的跟着秋山君去吃饭,完全没有理一旁的陈长生,陈长生不由得苦笑,她这是故意这样做来表达抗议和不满。

“哎,你就这么让我跟着你去吃饭,不怕士兵们说啊?”容羽道“要不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去回你屋里,然后去小世界弄点吃的?”

秋山君笑笑“大家都看见了,藏着掖着更会有流言蜚语,何况”秋山君转头看她“做我的女人难道不能见人吗?”

容羽听了这话笑了,欢快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以后可不要赖我!”

 

容羽的出现让整个马场沸腾了起来,在前线打仗三年的粗人们连女人都没见几个,何况是这般容貌的大美人,虽然美人是属于长官的,从他们一出现长官就明确的给出了回复,但是-

还是无法阻挡男人们的热情。

容羽今天心情好,一直笑吟吟的回答着所有人的问题,坦然接受着他们的追捧,秋山君看着好笑又好气,最后干脆不理她,自己吃饭。

一顿饭吵吵嚷嚷的吃完,秋山君顺其自然的将容羽带走。

“我们谈谈吧!”

他们没有回屋里,冬日午后的暖阳并不灼热,容羽要求在外面走一走消食,秋山君陪着她走了一段,到了高大的山石上,一路微笑谈话的容羽神色就平静下来,有种近乎残酷的理智。

谈谈?

秋山君将纷繁的思绪压下,微笑问“谈什么?”

容羽转过头,脸上依旧是温雅的笑意,眸中却没有任何波澜“谈谈昨晚,谈谈我们。”

她逆光站立,身体虚化在光影中,极美。

秋山君沉默看了她一会,道“你可真是狠心!”

狠心到,连自己都不放过。

或者说,正是因为对自己都可以毫不手软,所以她才是最心狠的那个人。

他们昨夜才亲密温存,方才还言笑晏晏,可转眼间,她就要和他摊牌。

容羽的神情似乎变了变,又似乎什么都没变,秋山君看不清楚。

不过那不重要,秋山君仔细审查自己的内心,一片柔和宁静,于是恢复了微笑

“谈吧!”

容羽问“我先说还是你先说?”

秋山君笑意更盛“你先说。”

容羽点点头“好。”

“先说关于昨晚的事,我是真的伤心,不是装柔弱来博你同情的!但是最后发展到床上,我有责任,但是这种事孤掌难鸣,所以你也有责任。”

秋山君点头表示认同。

就算她真的是来诱惑他的,最后却是他主动的,所以两个人都有责任。

“然后,事情已经发生了,纠结原因和过程没有意义,现在和未来更重要。但是事情毕竟发生了,我们都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所以需要做些什么。”

秋山君同意。

“我们固然是有情义的,但是昨晚发展到那一步,却是都冲动了”秋山君明显不同意,容羽继续道:“我心情不好寻求安慰,你也心情不好需要发泄,对么?”

秋山君在她澄澈的眼睛里败下阵来,点头。

虽然事后愉快,他一点都没有心生悔意,可是,这个动机,容羽说的没错。

“所以我想问,你后悔么?”

这种亲密的关系一旦建立,两个人就算再通透再无情,都永远不可能抹掉曾经的这种亲密。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好在秋山君早就想过,毫不犹豫道:“不后悔。”

然后看容羽:“你呢?”

容羽忍不住笑了一下,却是认真想了想,道:“有点”

秋山君有些诧异。

看着他的神情,容羽又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板着脸道:“一想到我们第一次居然是在这么个地方,你居然是这么丑的模样,我就觉得好亏!”

秋山君实在忍不住笑。

容羽如果真的在意这些,昨天就绝不会从了他,现在这么说自然是在撒娇,或者假装秋后算账向自己提无理要求,秋山君这三年来对此已经完全清楚。

不过她说的倒也有道理,秋山君心想,稍后回山,一定要办一场最最庄重的礼,决不能让她在他这里受一点委屈。

看秋山君笑,容羽自己也绷不住笑了起来,嗔怒道:“笑什么笑!”

秋山君忍着笑摇头:“不笑了。”

可是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容羽终于也笑了。

有情人将成眷属,世间幸事快事,莫过于此。

 

“我知道你事过无悔,但是有些事情,还是提早说清楚比较好。”

秋山君隐约知道她要说什么:“你说。”

“有三点,我希望你听过之后想清楚,然后再决定我们要不要在一起”容羽伸出的三根手指在阳光下隐隐发光:“第一,我不是那些世俗女子,男欢女爱你情我愿,我不需要也不希望你为此负责。”

秋山君叹息:“我明白,如果我不爱你,我会告诉你。”

容羽满意点头:“第二,我不是处子,但不是年少无知也不是一时糊涂,所以,你若是接受,往后就不要翻旧账,你若是不接受,我们和平分手。”

说罢,容羽看着他的眼睛道:“我说挑明说这件事,不是因为我在乎它,不是因为自卑到了极点的自尊,而是因为你可能会在乎,这些话我只说一次。”

秋山君心道你怎么就那么云淡风轻理直气壮,可心里却很喜欢她这种云淡风轻理直气壮,这让他觉得她是和他一样平等的人,爱过,痛过,然后继续前行。

这世上这样的女子能有几个?

不过关于这件事本身,秋山君还是问了一句:“你同他……”

“断的干净”容羽目光坚定:“我们不适合,所以各自放手。”

秋山君点头,她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在这一点上,他相信她。

“第三”容羽的声音突然变得轻柔,变得很小心:“你爱徐有容,过去爱,现在依然爱,甚至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你都会爱她,这不是下个决心就能不爱的,不要否认。”

容羽阻止秋山君说话,继续道:“爱一个人没有错,徐有容是一个值得倾心相待的女子。没有人会要求你彻底忘记她,我也不会,因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只希望你能放下这段情,将她妥善保存在心里的某一个角落,然后全心全意的爱我。”

“我知道你既然下决心要忘情,就会努力去做。但是感情不是说没有就可以没有的。你若是不能对她忘情,那么将来不论我们之间是什么情形,也请你不要隐瞒。我可以接受失败,但我不接受欺骗。”

容羽说着笑了,有些洒脱和明媚:“你总不能期望我会忍受同你貌合神离同床异梦吧!”

秋山君沉默。

她要他挥剑断情,断不了对徐有容的情,便斩断对她的情。

不论届时他们是何种关系,何种处境。

真是个,狠心绝情的女子啊!

这世上有的是为爱痴狂的女子,她这般冷静理智,总会让人觉得她爱的不够。可正是这样的她,更让他喜欢,更让他珍惜。

秋山君这次沉默了很长时间。

容羽看他一直不动,忍不住问:“你不会是——长了这么大,还不能成熟的做出对自己的判断吧?”

那她可真的是会非常失望。

观念可以不同,但是,不能面对自己不能做出成熟的决定,就是能力问题了。

秋山君没好气道:“你说了这么多,我总要时间消化一下!”

“哦”容羽有些不好意思的坐下来。

秋山君忍不住道:“你怎么这么理直气壮?”

一点都不担心的?

容羽托着腮仰头看他,眉眼清秀绝伦,:“我为什么不理直气壮?”

秋山君看着她没有半丝作假的神情,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不揪理由,不论对错,那就看事实。秋山君仔细斟酌着容羽说的话,审视自己的内心。

容羽在一边坐着没事,阳光又很温暖,没一会就感觉眼皮打架,昏昏沉沉的,干脆双臂抱膝,头低下闭目养神。

气氛温和宁静,秋山君心里也是一片柔和,突然左臂一沉,竟是容羽倒在他身上,真的睡着了。

秋山君低头看她。

安静,放松,漂亮的无与伦比。

然后便什么都不想了。


评论啊评论!跪求!!!!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