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三十二章

楚玉这一思考就思考到了第二天下午,容止也只是关照了她和孩子们的温饱问题,没有逼迫于她,可她却越想越没有头绪,所以每次见容止都眼神闪躲。

“阿楚。”

容止正经的声音让楚玉害怕,身体不由的缩了缩,容止看的直叹息。

“什么事?”

容止把手中的三个精致的瓶子递给楚玉,道:“这是他们的解药,每日一粒,直到用完。”

楚玉拿过,随口问:“那要多长时间?”

“7天。”容止淡淡道:“阿楚,我要你每天盯着他们服药。”

楚玉奇怪:“为什么?”

容止敛容:“因为我担心他们擅自停药,楚蔓说,班睿很可能告诉了恒远,而他走的时候没有和任何人说,恒远说不定会为了困住我而不服药,继续他们的计划。”

楚玉听的一愣一愣的:“他们的计划?”

容止道:“只有困住我,班睿才可能有胜算,只是他没有想到楚蔓会到的那么快,也没有想到楚蔓一个人就足以对抗他。”

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楚玉不擅长,但看容止和楚蔓的样子应该是解决了,她也就不操心了。

“那,恒远他们要是用别的办法困住你呢?”

容止淡淡笑:“班睿回来之后,他们就不会做什么了。昨日楚蔓已经联系了班睿,定下了离开的日期。”

楚玉只好问:“是吗?什么时候?”

容止道:“7日后启程回洛阳,回去就走。”

“哦!真快啊!那王意之呢?7天应该联系不到他吧!”楚玉道。

“我会传信于师兄,师兄会把消息送达。”

“哦。”楚玉简单道。

容止忍不住叹息,把她抱在怀中,顺顺她的头发,才道:“阿楚,就算我们不离开这个朝代,也是要离开这里的。”

楚玉的心就疼起来,声音也哽咽起来:“我知道,我就是舍不得。”

她知道容止的意思,她总要离开,总要说别离,现在不同于之前,恒远和流桑都在朝中任职,还是不小的官,不是说走就能走的,阿蛮并不适合跟着他们,她总要和他们分开,她选择了容止,那就只能对不住恒远他们了。

明确了心意,楚玉抬起头看容止:“我知道了,容止你去准备吧,我会和他们说的。”

容止轻轻抚摸她的脸,目光中尽是怜惜,低头轻轻问她,轻轻道:“别怕,我在。”

楚玉抱紧容止大哭。

决定了要走,楚玉这些天尽可能的满足流桑的无理要求,恒远是不会提的,阿蛮也不懂得,所以流桑就是那个出头鸟,而楚玉为了之后的一刀也一直忍耐着。

恒远见到楚玉拿了药给他脸色就变得僵硬惨白,却在楚玉的笑容中恢复了往日神色,乖乖的服药,流桑和阿蛮则是就算楚玉给他们的是毒药也会吃,更不用说是救命的解药。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六天过去了,楚玉越来越不敢看流桑阿蛮清澈的眼睛,更不敢看恒远沉静的眼神,离别的话也是一拖再拖。

明天就要走了,楚玉心里纠结到了极点,容止摇摇头,把手里的药给了楚玉道:“阿楚,和恒远好好说一下,班睿刚刚回来,我和他要去把剩下的事情办了,可能会很晚,不要等我。”

楚玉抬头看他:“怎么只有一颗?”

容止道:“恒远中毒较深,流桑阿蛮他们已经可以了。”

楚玉点点头,离开前转过身笑:“容止,放心吧。”

容止微笑点头。

恒远在窗前站了一整天,还是没有弄明白容止的意思。

班睿回来后,恒远自然知道计划作废,然后容止就找他说了些奇怪的话,大意是,他是从楚玉还是公主的时候就喜欢她,不论她变成什么样他也会喜欢她。若不是知道容止的脾性,恒远都要怀疑他这是专门在他面前秀恩爱刺激他了。

楚玉拿着药进入恒远的屋子,把药递给恒远笑道:“这是最后一顿了,快点吃吧。”

恒远沉默着接过药丸,看看楚玉,没有如之前那般痛快的吞下去,楚玉的心不由得提起来,却是装作镇定,笑着问:“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恒远低下目光,又抬起来:“楚玉是要离开了吧!”

楚玉一惊,刚要反驳,却看到恒远沉静的目光,什么都说不出来。

两年多时间,恒远已经迅速成长起来,虽然比不上容止,但是看人看物审时度势的本事还是有的,尤其是楚玉这般藏不住心事的,他刚开始或许看不出来,但几天的闪躲下来,他心里早就明白了。

深吸一口气,楚玉迎上他的目光:“是的,我要离开了,可能不会回来了。”

猜到和亲耳听到是两个级别,恒远身形僵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楚玉一笑:“你不用这么给面子吧,连身体都不管了,先吃药吧,不然我要担心了。”

恒远点点头,把药丸生吞下去,收敛住自己的表情,微笑:“楚玉不必担心,我和流桑皆已长大,可以照顾自己,阿蛮跟着我们,不会有事的。”

楚玉眼眶湿润了,就快要哭的表情,恒远忍不住疼惜,轻声道:“没事的,想见的话总能见到的。”

这句话成功的让楚玉哭出来,这一去,基本是见不到了,此生,这是最后一面了,楚玉越想越伤心,恒远很是无奈,轻声哄着,扶着她坐下来。

说要离开的是她,哭着舍不得的还是她。

楚玉也是一时间情绪激动,哭过之后反而觉得羞愧尴尬,眼睛不由得向四处看去,看到了桌上有杯子,拿起来就喝,只是刚喝一口就吐了出来。

“咳咳……”有阵子没喝酒,楚玉很丢脸的呛着了,恒远连忙帮她拍拍背。

终于缓过气来,楚玉呼着气道:“太辣了!”

楚玉的脸被呛的通红,恒远忍不住笑了:“这是容止昨日拿来的酒,还没有喝完,被你抢了先。”

容止送过来的?楚玉眨眨眼,问:“他和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闲来无事,随意聊聊。”

“哦。”楚玉道,然后拿起酒壶给两只酒杯倒满,举起酒杯道:“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这些年你的恩情只好欠着了,这杯酒我先干为敬,谢谢你,这些年有你,我真的很开心!”

楚玉说完就把酒杯里的酒一口喝下去,恒远还未曾反应,楚玉又出现新状况。那酒实在是烈,楚玉好不容易喝下去,忍了一会没有忍住,猛烈的咳嗽起来,这下连脖子都红了,大喊着要水。

恒远终于笑开,赶紧拿了水给她,直到她喝完水还是忍不住笑意。

两个人静静的坐了会,楚玉先站起来。

“嗯,我先走了,孩子们应该醒了。”

恒远点点头,站起来送她,一直到门口,开门,楚玉微笑:“不要送了,回去吧!再会。”

说完就迈步出脚步,却被恒远抓住了手腕。

楚玉身体一僵,转头微笑:“怎么了?”

她的微笑温暖,她的眼睛澄澈,就是没有和容止在一起时的甜蜜幸福,亲密无间,恒远的心针扎般的疼,却还是问出来,他有感觉,现在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楚玉你——真的对我没有——没有——”

终究还是问不出来,恒远的脸挣的通红,楚玉叹气:“恒远,我感激你,可是我真的不爱你,我爱的是容止。”

恒远忍不住冲口而出:“是因为容止吗?但是容止他不在意的,真的,他昨天找过我了。”

找过他?不在意!

楚玉脸色立刻变了,恒远自知失言,僵住。

楚玉脸上的愤怒和委屈慢慢呈现,眼泪流下来,然后跑了出去。

恒远看着空空的手,久久不能回神。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