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三十三章

容止坐在屋子里,只是静静的坐着,面前的好茶早已经凉透了,这对于一向情趣高雅的他无异于焚琴煮鹤。

但是他现在没有任何的心思去喝茶,心脏钝钝的疼。

孩子们和小香放在一起睡觉去了,墨香和楚蔓看着,不会有问题。

只是,没有楚玉。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可笑,他也知道这会让楚玉伤心,可是,不把这些事情干净的解决掉,她不能安心的跟着自己走。他说的是陪楚玉回去,但其实,着一去是她陪着他,他学的快能力强,楚蔓在这个时空能教给他的已经不多了,所以要带他去别的地方,进一步提升他的能力。

想的有些入神,声响传来的时候反应就慢了半拍,然后他脑海里想的人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衣冠不整,呼吸急促,眼睛红肿,面色红润,不知道是跑的还是别的原因,眼泪流的厉害,眼神里都是委屈。

容止立刻站起来,看见她哭,就要走近,却不料楚玉突然上前手臂用力,啪的一声,容止脸上五个红红的指印。

容止却笑得灿烂,温柔道:“阿楚?”

伸出手要抱她,又一个巴掌上来,容止的两边脸立刻都肿起来,虽然疼得厉害,容止还是微笑,眼睛中的错愕仿佛是昙花一现,再看时已经是温柔如水。

“阿楚?”

楚玉看着容止的脸,捂着脸慢慢蹲下,大哭,一边哭一边喊:“你为什么不躲开?为什么……不知道我会心疼吗!为什么……为什么……我爱的是你啊……我只爱你……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

容止心里有什么别的情感都被这一句句的为什么中全部变成感动,这情感喷薄而出,他竟然不能抵挡。

蹲下将她抱入怀中,紧紧的抱住,容止从未有过这样的满足,只要有她就够了,他只要她,她是他的,他是她的。

“阿楚。”轻轻唤出声,才发觉喉咙哽咽,不断的抚摸她,不断的亲吻她,不断的呼唤她。

这是他挚爱的女人啊!

她折断手脚放弃归途也要拥抱他,她真心真意的爱着他,她只爱他!容止这一刻觉得,怀中放声哭泣的女人,是他的全世界。

他心机深沉,他机变无双,他运筹帷幄,他指点江山,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什么,即使拥有过,最后也都离他而去,父亲,母亲,师傅,权利,地位,尊严,健康,还有江山,这些东西或平静或惨烈的从他身边消失,他纵使内心强大,也不是没有感觉的,心痛的滋味或大或小,但绝不好受。只有楚玉,只有楚玉一直爱着他。纵使离去,也是因为他。

这样的女子,是多么的珍贵啊!

容止不断的爱抚和亲吻中,楚玉慢慢停下了哭泣,身体出现了变化,从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接受,再到后来的主动贴近,甚至喉咙抑制不住的呻吟。

容止微微蹙眉:“你竟未曾——?”

楚玉情迷意乱之际听到他的话,又是一阵伤心,胡拍乱打着要离开他:“容止你是混蛋!你怎么能——怎么能!唔……”

楚玉哭着喊着拍打容止,容止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强行把她扛起来大步走向内室,楚玉吓的大叫一声。

怕她摔痛,容止轻柔的把她放在床上,毫不费力的控住她的手,看着她。

容止的眼睛向来势楚玉的最爱,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或是冷酷,或是温柔,或是疑惑,或是透彻,或是宛若浮冰碎雪,或是仿佛吸收一切,而现在,那双眸子里,全是她。楚玉被他这样看着,忘记了挣扎,忘记了哭泣,忘记了自己,忘记了一切,只知道他在靠近,只知道她很快乐。

亲吻到她的那一刻,他变得急切,变得强硬,变得霸道,撕裂衣裳,咬破嘴唇,甚至,连占有都变得气势磅礴,仿佛在宣泄,仿佛在宣誓。

……

楚玉睁开眼,还是之前的光景,觉得恍惚,身体酥软,整个人懒懒的,身旁是凉的,容止不在。

睡得太多,头昏昏沉沉,楚玉在床上待了一会才慢吞吞的起床,有人推门而入,楚玉看去,是几天不见的楚蔓。心一紧,全身血液叫嚣起来。

楚蔓没有理会她的紧张,走过去帮她弄头发,说道:“本来是要早上走的,容止想要你和恒远道别,我的意思是既然已经说了,没有必要再说一次,决定了要走,又何必再标榜自己有多么不舍,所以我就先来找你了。”

楚玉张大了嘴巴,顾左右而言他:“你,跳过了容止来找我?”很久没有见到这么有勇气的人了!

楚蔓翻翻白眼:“他现在靠我活,我为什么要看他颜色?好了,我来就是问你一句,你想怎么样?”

心事被戳中,楚玉脸上的笑容慢慢淡了:“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楚蔓嗤笑一声:“如果见恒远是为了告诉他要留下你就去,如果见了也是告别,我觉得你最好不要去,人家已经够伤心了,何必再往伤口上撒盐。当然这是我的看法,你要怎么做我不干涉。”

楚蔓的话很难听,可是,很有道理。楚玉深深吸口气,下定决心:“你快点吧,不是要赶路么?”

楚蔓挑眉笑,加快了动作。 

于是,恒远和流桑上朝回来,佳人已经远去,不留一丝痕迹。

……

“容止,给师兄的信会不会太简单了?”楚玉窝在容止怀里,抬头看他。

容止一笑“现下师兄就是生气也不会找到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楚玉吃吃笑起来:“也是啊!师兄大概会在心里恨死你吧,竟然让他做终身保镖保护恒远!”

容止无耻道:“反正他被我这个师弟坑的多了,也不在乎多这最后一次。”

楚玉摇着头:“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容止看她:“难道阿楚希望我……”

容止话没有说完,楚玉就支起身子不让他说,两个打闹了许久才停下,靠在一起看着飞船外飞逝而过的时空隧道,心靠的更紧了。

“容止。”楚玉看他的眼睛;“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容止抱紧了她,低头一吻:“别怕,我在。”

——END——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