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34

秋山君和容羽都没有想到他们一来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

徐有容和陈长生也完全僵住了,甚至想不起来要分开。

秋山君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冻住了,无法做出任何事情。

容羽心下叹息,松开秋山君的手,抬手对着徐有容行了平辈礼:“好久不见。”

徐有容这下反应过来了,脸还是通红,回礼:“多谢。”

陈长生偷偷松了口气,徐有容有些奇怪,接着就明白了。

容羽和徐有容互相见过之后,把目光转向陈长生,挑了挑眉:“长生,可以啊!”

陈长生的脸迅速变得通红,连看都不敢看容羽。

果然容羽下一句就让徐有容都无法回答:“媒妁之言有了,肌肤之亲有了,什么时候成亲啊?”

看着陈长生羞囧的样子,秋山君的心情变得好了一些,但是想起容羽说的事,心情又回到了原点。

容羽不依不饶:“长生,好歹是个男人,总不能让女人替你说话吧!”

陈长生恨不得把头低到地里。

还是徐有容回了话,脸还有些红,笑着反问:“听闻容姑娘和师兄日夜相对形影不离,也不曾听说你们两位的婚讯。莫非,容姑娘对师兄有什么不满?”

容羽面不改色毫不犹豫:“没有没有,徐有容你也知道,你们家大师兄各个方面让人满意!”

“恩哼!”秋山君惊了,陈长生睁大了眼睛,徐有容忍不住笑了,容羽便也笑了。

女孩子清脆的笑声回荡在山谷间,秋山君和陈长生也笑了,相互行礼。

“一路辛苦。”

“好久不见。”

“不是说有事要和教宗大人说么?”看徐有容和容羽小声说的开心,秋山君感觉不太好,出声提醒。

“师姐有事和我说?”陈长生奇怪。

容羽却是看秋山君:“秋山,你确定要一直喊他,教宗大人?”

徐有容却是好奇容羽对秋山君的称呼。

陈长生不敢无视师姐的意思,连忙道:“的确太隆重了,私下无生人,还是叫我的名字。”

接着他补充道:“我也叫你的名字。”

然后他看容羽“师姐有什么事要说?”

“去周园说。”

陈长生看看徐有容和秋山君,不需要回避吧!

容羽还是不改心意:“不是需要回避,而是知道了会不自觉的做出反应。”

秋山君和徐有容都是聪明人,明白她的意思。

“布一个结界不就可以了”秋山君问。

“我饿了”容羽道:“正好是饭点,一起去吃个饭吧!白鹤只能载两个人,你们顺便把我们两带过去呗!”

秋山君蹙眉,说实话,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和徐有容说。

“那我们去周园里说事情”陈长生向徐有容说了一声,然后和容羽一起消失。

徐有容拿起黑色石珠,看秋山君还是沉默的样子,不由得笑:“师兄莫不是吃醋了?”

秋山君笑笑:“我是在想,师妹会不会吃醋?”

徐有容脸有些红,秋山君看她小女儿形态,心里钝钝的疼,却还是笑着:“他很不错。”

徐有容沉默片刻,道:“她也很好。”说罢又觉得突兀,解释道:“女人看女人一向很准。”

“恩,我知道。”秋山君点点头:“她很好。”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很喜欢她。”

徐有容目光闪动,看他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忽而笑了笑:“虽然不应该,但总是有些奇怪。”

秋山君声音柔和;“有你这句话,我便没白过这些年。”

徐有容愣住,这是秋山君第一次较为明确的表达出爱慕的意思,不过,大约也是最后一次了。

徐有容抬头笑;“不管怎么说,师兄,恭喜你!”

秋山君笑:“师妹,恭喜你!”

两个人相视而笑。

白鹤一声清鸣,划过天空。

“这么久,还没说完?”坐下来等了一会还不见陈长生和容羽出来,徐有容有些疑惑,又有些了然:“难怪不让我们听。”

秋山君摇摇头:“只怕是故意等我们说完呢!”

徐有容愣了愣:“好聪明!”

秋山君笑了,有点得意:“的确是很聪明。”

徐有容笑了:“能让师兄说聪明,想必她比我想的更聪明!”

“说谁聪明呢?”容羽一出来就问。

“说你呢!”秋山君神色平静:“事情说完了?”

“恩”容羽点头:“点了吗?吃什么?”

“豆花鱼”秋山君话音刚落,陈长生就看了徐有容一眼,徐有容也看向他,两个人微微一笑。

容羽那肯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挑眉道:“呦?这是有故事啊!”

陈长生脸都快低到桌子底下了,徐有容脸也红,倒是比陈长生镇定多了:“几年前在神都,我和长生约好去吃豆花鱼,饭馆却不做了,没想到今日在这里吃到了。”

“哦”容羽眨眼:“好没趣!”

陈长生无奈:“师姐,你把你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不合适吧!”

容羽故作无辜:“不合适吗?我觉得很合适啊!”

陈长生张张嘴,识相的什么都没说。
    容羽这张嘴唐三十六都没有办法,何况是本就不善言辞的他!

 

回去的路上秋山君一直沉默,容羽便和苟寒食说了一声,不让人来找他。

“明明很难过,刚才何必故作镇定,言笑晏晏?”

秋山君站在崖边看风景,没有回答。

容羽叹息一声,站到他面前的石头上。

她本来就很高,又站在了不低的石头上,正好比秋山君高了一个头,挡住了他的大部分视线,秋山君只感觉一片阴影,抬头看,不解。

容羽再次叹息,竟然伸出手,把秋山君抱在怀里,像母亲抱孩子一般,秋山君的脸基本就在容羽的胸口,温暖、柔软、带着淡淡的花香。

秋山君有些发愣,他自小聪慧,又是真龙血脉,父亲和家族的人对他都是高标准严要求,就连温柔娴雅的母亲都不曾这样对他,还轻轻拍他的背。

真是完全把他当做小孩子了!

秋山君有点想笑,刚弯了弯嘴角,然后就笑不出来了,容羽手腕处突然产生了一道气息,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气息,但是他就是觉得很安心,仿佛自己还在母亲肚子中,什么都不需要想,什么都不需要担心,无忧无虑,天塌下来自然有人顶着,有危险自然会有人保护,高兴了就笑,不高兴就哭。

“不痛快就不痛快,别怕,我陪着你。”

秋山君突然觉得很累,很想休息,于是深深吐一口气,闭上眼,就这样靠在容羽怀里。

容羽一直柔声抚慰,这位真龙血脉、声名在外的少年天才在她看来,不过是一个需要安慰的男人。

过了很长时间,长到太阳完全下山,长到繁星都出现,长到秋山君都觉得山风微冷,长到容羽的身体因为长时间不动而僵硬,甚至微微发抖。

真的很冷了,秋山君从自己的情绪中醒了过来,有些意外却又不那么意外的,他的心情很平静。

容羽的身体冷的像冰一样,秋山君伸手把她抱下来,两个人位置互换,容羽放松下来,靠在秋山君怀里不断的发抖。

秋山君抱紧她,有些心疼道:“这是何必呢?”

容羽想都不想;“陪你啊!一个人吹山风多悲惨!”

秋山君心里一股暖流,低头亲吻她,容羽像小猫一样嘤咛一声,闭着眼承受着。

慢慢的温度上升,两个人都动了情,容羽却按住了秋山君的手,摇头:“不行”

容羽一向不会拒绝他的亲近,甚至有时候会自己靠过来,像这种意乱情迷的时候还能拒绝,还真是件奇事。

意外归意外,自己欲求不满,秋山君凝眉问:“怎么了?”

容羽白他一眼;“你因为别的女人伤心,我已经陪了你一晚上了,还要陪你上床?凭什么?”

秋山君微愣,他实在没有想到,容羽就这样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容羽以为这事就算完了,刚闭上眼准备休息,却突然被秋山君抱起来,忍不住啊一声叫出来,瞬间清醒。

“你干什么?”容羽有些惊恐,扶着他肩膀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

秋山君看着她很认真:“我很清楚,你是你,师妹是师妹。”

容羽愣住,不太敢相信:“你不会——?”

秋山君罕见的笑的肆意,直接用行动证明。

“呜呜!”容羽身娇体弱,又怎么可能比的过身强力壮的秋山君。

眼看他有就地解决自己的趋势,容羽终于妥协,喘息着:“别别,我们回去!”

秋山君轻咬着她的耳垂:“不想回去。”

容羽一个机灵,连忙道:“那我们去珠子里,求你了,在这里我会受凉的!”

秋山君低低笑了,容羽不敢耽搁,下一秒两个人就到了珠子里。

这一次秋山君明显的很激动,很狂野,到最后容羽哀哀求饶都没有让他心软。

太可怕了!

衣冠禽兽!

秋山君的感觉更加强烈,漂亮的女孩,窈窕有致的身体,心里的暖意,以及征服的快感,所有的一切加在一起,他只觉得识海里不断的放着烟花,绚烂一片,以至于他甚至没能像往常一样事后抱抱她,亲吻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容羽才终于在极致的快感中勉强回神,推开他,随意披了件衣服起身就走。

秋山君眼明手快抓住人问:“怎么了?”

容羽声音很冷很硬:“放开!”

秋山君没明白,不肯放手“到底怎么了?”

容羽冷若冰霜:“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叫你放开!”

秋山君愣住了,容羽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发过脾气,甚至对别人都没有过。

容羽顺势抽出手,大跨步往前走,却摩擦到了私处,忍不住轻哼出声,停了下来。

“怎么了?”秋山君连忙上前问。

“疼!你满意了吧!”容羽美目瞪圆。

秋山君不敢置信:“小羽?”

容羽很生气:“秋山君,你因为徐有容伤心,这可以,但是你凭什么强迫我?我说过不行,你听不明白吗?我受伤了,现在很疼,你听不明白吗?你真的没有任何的生理健康常识吗?”

容羽气的脸都红了,秋山君呆住。

“混蛋!”

“让开!”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