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45

快到京都的时候,徐有容要求陈长生陪她回家,其时两对男女正凑了个局打牌,容羽闻言看了徐有容一眼,眼神里的鄙夷没有任何隐瞒。

徐有容想了想,连带他们也邀请了。

她想的很简单,陈长生是她的未婚夫,师兄第一次来京都,容羽这一路下来已经是好友,邀请他们来自己家里做客很正常。

容羽直接翻了个白眼,努力把那句你是猪咽下。

容羽根本不需要看秋山君和陈长生就知道他们不想去,抢先道:“第一次带男人回家,怎么好有闲杂人等,我们就不去了,让长生陪你回去便是。”

陈长生睁大了眼。

徐有容问:“你要回离宫么?”

皇宫肯定是不会去的,那就只剩下离宫了。

容羽没有直接回答:“我一会先去趟桔园,明天百草园见。”

徐有容点头同意,京都是容羽的大本营,她能找到无数人给她送信,何况她还有传音器。

于是陈长生从始至终都没能说出一句话,只能任由师姐把自己出卖然后一走了之。

 

未婚夫妇成礼前本不该见面,但奈何莫雨就是孤身一人,没有任何亲信以及下属,有些事不得不要这份对未婚夫妇亲自决定,故而两个人还是见面的,只是次数还是比较少的,而容羽带着秋山君拜访桔园,居然正好碰上娄阳王也在。

阳光遍洒,金色满地,容羽和秋山君俱都敛去身法,悄然进入桔园,入耳就是娄阳王恭敬又惶恐的声音:“那,那这个呢?你觉得怎么样?”

然后就是莫雨不耐烦的声音:“这些事情你自己决定就行了,何必来问我?”

于是娄阳王身体伏的更低,声音也更低。

“我说什么来着”容羽道:“娄阳王在莫雨面前,绝对是老鼠见了猫的状态,他这辈子都得对莫雨俯首听命,把她当做太后供着,有什么不好的?”

秋山君低声笑:“我可从来没说过不好。”

容羽斜斜睨他一眼:“还用的着真说出来啊!?”

秋山君正想说什么,便听到一声轻斥,紧接着就是拔剑声。

“谁?”

进了桔园他们就只是打了把伞挡雪,没有隐藏身形,故而莫雨很快就发现了有人,秋山君抬眼看去,只见美丽女子将娄阳王护在身后,手里拿着剑,警惕的看着他们的方向。

“我!”容羽从伞下走出来。

莫雨松了口气,娄阳王下意识的拜见:“见过公主,哦不,郡主。”

容羽好笑道:“你现在比我身份高,行什么礼?”

娄阳王头都大了,容羽虽然被谪降为郡主,可是她多厉害啊,而且她还是莫雨的好朋友,他哪里敢怠慢?

莫雨终是看不下去,出声问:“你怎么来了?”

自从天书陵一别,她们也有三年没见了,这三年来,她们分别和陈长生徐有容都有通信,但是她们两个之间还真是一个口信都没有。

“你成亲,我不该来祝贺么?”容羽理所当然道,说罢又笑了:“我这次来还带了家属呢!给你面子吧!”

家属?!

容羽有什么家属?从未听说过啊!

莫雨和娄阳王面面相觑,秋山君从善如流,放下伞,娄阳王和莫雨齐齐色变。

秋山君忍住笑,抬手行礼,声音清朗:“离山剑宗,秋山君。”

然后,莫雨的脸色可谓精彩。

这下秋山君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说你至于吗?”莫雨坐下来看容羽:“不就是说了你几句么?用得着费尽心机把秋山君找来么?”

“谁费尽心机了?”容羽白她一眼:“他自己愿意的好吗?那种人是我能强迫的了的么?”

不等莫雨回答,容羽继续道:“再说你成亲居然不请我,我带他来祝贺,你不感谢就算了,还嫌弃?”

莫雨解释道:“我以为你在离山,所以把请帖送到离山了。”

容羽头一扬:“那前些天我还在白帝城现身呢!”

莫雨道:“那你不是和陈长生一起的么?他会告诉你的啊!”

容羽眼睛盯着莫雨:“那能一样吗?”

莫雨实在无奈,放软声音哄道:“好了祖宗,对不起我错了!行不行?”

容羽重重哼了一声,眼珠转了转,总算放过这个话题,道:“他和我们一起从白帝城回来的。”

莫雨想一想这四人同行一路会是什么情况,打了个机灵,怀疑道:“那这么说,你们真的……?”

传言多是以讹传讹,莫雨不信,可现在看他们的情形,莫雨倒是信了几分。

“嗯”容羽点头:“日夜相对,交颈而卧,除了没成亲,别的事都干了。”

莫雨脸又红又白,啐道:“你还有没有点羞耻心了?”

容羽轻轻松松的反驳“这和羞耻心有什么关系?”

莫雨一噎。

“那”莫雨好奇心上来,何况对方还是自己关心的姐妹:“他是真的喜欢你么?”

有容呢?

这话莫雨按下没问,这么深这么尖锐的话题,纵使是亲近如莫雨也问不出来。

“他是不是真心,你不会自己看啊!”

“你们两个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去哪里观察?”莫雨说着觉得不对:“等等,你不会?”

“我是来借宿的”容羽道:“我在京都没有府邸,而且你要成亲身边连一个操持婚事的人都没有,总不能让新娘子亲自做吧!好歹你我总还有些情分,我帮你,算是给你的贺礼。”

“所以,你要和秋山君住到我成亲?”莫雨张口无言:“你在京都没有府邸?那你以前住在哪里?凝雨轩呢?离宫呢?还有一座刚修建好的公主府!再说你缺钱吗?秋山君缺钱吗?京都最好的客栈你都可以住几辈子了!”

容羽吃着橘子道:“宫里肯定不能去,秋山君怎么能去离宫住?我也不可能带他去啊!公主府?我现在连公主都不是,算修好了也与我无关好不好!现在京都里到处是各支各派的眼线,秋山君去住客栈是去休息的还是去被人围观打扰的?所以我思来想去,还是你这里更合适,而且,你成亲后我可能还要住一段时间,既然来了,总要要事情结束了才好走吧!”

莫雨很没有脾气,但听到后来又打起精神:“事情结束?你打算做什么?秋山君也是你找来的帮手?”

容羽摇头:“秋山君只是来参加婚礼的,至于我要做什么,你还是别问了。”

莫雨真的是无语:“你说就你这么个臭脾气,陈长生是怎么对你信任有加言听计从的?”

容羽眉毛都飞起来了:“羡慕啊?”

莫雨在嘴皮子上一向比不过容羽,当下不再说,起身道:“你就住之前住的屋子,我让下人给秋山君打扫一间客房。”

莫雨说完就要吩咐,容羽拦下来:“不用,他和我一起住。”

“你们还真的是!”莫雨睁大眼:“你们就这么交颈而卧,真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秋山君同意吗?”

“呵!”容羽冷笑道:“这种事从来都是你情我愿,我还能霸王硬上弓不成?退一万步,就算我强硬,秋山君是什么人?能让我这么随意摆布?”

看到莫雨那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容羽叹口气,对自己彪悍的名声第一次感到无奈:“如果你真的不信,那你一会试试他不就知道了?你就说让我们两个去住我以前睡的地方,你看他拒绝不?”

莫雨心想也是,点头吩咐下人去收拾。

“为什么你们就不相信那是一条色龙!”容羽无语道:“他也就二十三岁,青春正健好吗?”

莫雨心想秋山君什么名声,你又是什么名声?但这话说出去容羽肯定立刻翻脸,于是问:“就算他愿意,你自己就不能想一想自己的名声吗?你一个女孩子没名没分的跟着秋山君,这让世人怎么看你?”

“我不在乎,他们爱怎样看怎样看”容羽满不在乎。

“那你和秋山君要是没成亲呢?”

“没成就没成呗!”容羽翻白眼:“又不是所有情侣都要有结果的!再说你管我做什么?我父母都不这么管我的!”

“你!”莫雨气极:“如果不是我们之间还有些情分,你当我愿意管你啊!”说罢,莫雨压低声音:“秋山君已经是你第二个男人了,如果这次还没有成,你还想要第三个男人吗?”

看容羽脸色变得冷漠,莫雨抬手阻止:“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名声,可是我也知道,你在乎的是感情!那就请你为感情考虑一下,你们这么离经叛道的住在一起,秋山君怎么想,秋山家怎么想?你……”

“别说了!”容羽实在听不下去,喝断了莫雨的滔滔不绝,思及她为自己考虑,又软下神情:“我知道你为我着想,我诚挚的感谢你!但是这件事上,我自己有分寸,你别担心,你看我家人都不管这事,我自己肯定能处理好的!真的!”

莫雨也没话了,容羽的家人,迄今为止,她只见过容羽家人给她的信件和礼物,连有几个人长什么样她都不知道,容羽自己在这里搅得天翻地覆甚至重伤,家里也从不见来人,可要说家里不关心他也不是,逢年过节,甚至是容羽有任何的事情,礼物信件就是随之而来,莫雨也真是很服气了! 

“我是管不了你!”莫雨最后也没有办法,只能如是道。

容羽嫣然一笑,满室生辉:“放心吧!我是谁啊?也不见你这么关心徐有容的!”

莫雨终于有些愤怒了:“别不识好歹!”

“好好好!”容羽嬉皮笑脸:“都是我不好,我一意孤行我不识好歹!新娘子可千万别生气,生气会伤到你这娇嫩的皮肤的!新娘子就要漂漂亮亮的,才能让夫君更加喜欢!哎我发现你保养的真好啊!这皮肤细滑没有一点点毛孔和瑕疵,除了我告诉你的保养办法,是不是还用了别的办法呀,分享一下呀!哎呀说一下嘛!说一下啦!”

莫雨正满头黑线哭笑不得,就听得一声轻笑还有敲门声,再抬头,秋山君已经走了进来,明亮的眼睛里笑意温和而戏谑:“你这满嘴胡话怎么学的?像个调戏良家妇女的公子哥”

容羽还没说什么,莫雨噗嗤一声笑了:“前几年她女扮男装带着手底下一对人大摇大摆去青楼驻扎了几个月呢!美名其曰,化妆侦查?那情形可真是——啊!”

莫雨正要继续说,容羽伸手就是一掐,莫雨顿时疼的说不出话了,看她的眼睛都有了泪。

“别说了!”容羽挤眉弄眼,莫雨转过头,果然见秋山君的眼睛看着容羽,目光灼灼,而容羽,脸色尴尬。

莫雨瞬间兴致高涨,转过头就要说,容羽却比她更快,小跑两步挽住秋山君笑着道:“我们说的忘记时间了,去睡觉,我累了”

说完回头道:“不用送了,轻车熟路,你早点睡,不然皮肤还是要损伤的,晚上睡好觉特别重要!明天见啊!”

说罢,拉着秋山君就走了。

莫雨看着两个人很快消失的背影,终于笑了:“你也有怕的时候啊!”

不过,秋山君能在意,总该也是有感情的吧!


评论啊评论!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