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46

“听说昨晚长生来过了?”

容羽此刻刚起床,神色困倦,声音因为口中吃着油条更是含糊。

她问的漫不经心,莫雨却仔细思考了一下才道:“我告诉他,有容可能会给娘娘报仇。”

容羽似乎真的很困倦,连眼睛都不抬一下:“难道你不想?”

莫雨道;“我杀了周通,就算是还了娘娘这些年的情意。”

“情意从来还不清,这种话骗骗长生和徐有容还差不多”容羽毫不犹豫:“还有,周通是我杀的,谢谢!”

莫雨没有回答前一句,反唇相讥道:“最后是我让他咽了气。”

容羽轻笑:“结束了他的痛苦么?”

莫雨一口气提上来,强行压下,吃了几口精致的饭食,又笑着问:“你昨晚没睡好么?”

容羽哼了一声。

昨晚回去后秋山君揪着她问青楼的事,方法多样让容羽都觉得讶异,然而容羽聪明绝顶,自然知道让他知道青楼的事和让他知道其间具体事项之间巨大的区别,所以咬死了牙关就是没说,然后,然后的然后,她便没能睡觉。

莫雨瞬间来了兴致:“为什么?长时间没来不习惯了?”

虽然是关心的话,但声音里隐隐的兴奋却出卖了她,容羽翻了个白眼,眼眸继续半阖,说的话却是极为尖锐锋利:“莫雨,你要再管不住嘴,我就把你上长生床的事情宣告天下!”

莫雨却不怕,听着她这般跳脚的话,知道自己猜对了,心情堪称畅快,左右看看厅里只有她们两个,八卦道:“秋山君昨天责问你了?”

容羽眉一挑:“他敢?”

莫雨忍着笑,换了个方式:“那,他问你了?”

容羽直接将吃剩的碟子扔了过去。

莫雨轻轻松松接住碟子,笑得极为开心:“没想到啊!有朝一日我居然能看到你的笑话!”

容羽放下碗,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莫雨连忙放下筷子追上她:“别啊!开玩笑呢!生什么气啊!”

容羽深呼吸,睁开眼看着她,眼里满满的怜悯:“你也说了这么些年头一次看我的笑话,我生这个气做什么?”

莫雨总觉得这话不对劲,然后就听到容羽道:“毕竟关爱弱势群体是应该的。”

莫雨脸上的笑容僵住。

容羽和善的笑笑,拍了拍她的肩膀:“开玩笑呢!生什么气啊!”

莫雨气的脸都绿了。

容羽出了这口气,心满意足的笑了。

“你要出去?”

气归气,莫雨听到她吩咐下人的安排,还是开口询问。

容羽点头:“约好了要去百草园。”说完容羽沉吟片刻,又道:“我们今天回来可能很晚,不用准备饭了,我正好带他去尝尝京都美食。”

莫雨点头,看她离开后又感觉不对,她怎么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

可是看到外面开始落雪,莫雨还是直接拿了一件披风准备给她,走出去却正好看到秋山君将自己的披风解了给她披上,然后打开伞,主动拉起了容羽的手离开。

俊男美女,俪影成双,莫雨一笑,折返回去。

 

“叮”的一声。

预料的死亡没有出现,徐有容瞬间侧头警戒,梅川也立刻抬头,容羽走了出来,一身蓝色衣裙以及蓝色披风,漂亮至极。

他们昨天只约定了地点,没有约定时间,陈长生和徐有容显然比容羽起的早多了,于是双方完全错开,倒是让容羽直接赶上了这件事。

“公主,哦不,郡主殿下”梅川立刻伏地行礼。

“我还是更喜欢你叫我国教的职位。”容羽说着走到徐有容身边,站定。

“是是”梅川简直要五体投地了:“参见主教大人!”

徐有容的视线在容羽的披风上停留了两秒,眉心微蹙:“你要阻止我?”

“是的”容羽嗓音如珠落玉盘:“这个人你不要沾手。”

“没错没错”梅川立刻道:“我是国教的教谕,言行若有失,自然,自然是该由大人主持惩戒。”

徐有容道:“如果我一定要动手呢?”

容羽平静道:“徐有容,虽然你和长生心意相通,但对于余人来说,你依旧是个不辨敌友的外人,亲疏终究有别,余人和长生比亲兄弟还要亲,这件事你最不适合出面。余人对我不会有猜疑,但是对你,他不会回避用最坏的心思来揣测。”

徐有容小脸微寒:“所以你一定要救他?”

梅川心里刚一喜,就听到容羽道:“我说你不要动手,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救他?”

“你——”徐有容有些迟疑:“你要亲自动手?可你也是长生的亲信,国教中人。”

容羽笑了:“我在国教是什么职位?”

徐有容一愣,笑了,梅川的身体颤抖。

容羽是流云殿大主教,执掌国教内部的全部刑罚,甚至是,教宗陈长生的刑罚,当然,这项权利自诞生起就没有真正用过。

(注:原著里流云殿大主教是凌海之王,我很喜欢这个人物,但是为了故事方便,暂且让容羽当,凌海之王是另外一位大主教,等京都事了,容羽就会辞职,那时候再让凌海之王做流云殿大主教。)

“除去国教毒瘤,本就是我的分内之事”

徐有容确认:“你会让我满意?”

容羽道:“你会看到。”

徐有容沉默片刻,点头:“好!”

说罢转身离去,只是走了几步又停下,回头问

“你和梅里砂的关系一直很好?”

梅川也想到了,眼中有了希冀,尤其是容羽接下来道

“恩,梅叔叔一直很疼我。”

梅川立刻看向徐有容,生怕她改变主意,却不想她居然笑了笑,朝容羽的方向点了点头,直接扭头离开,心下一喜,然后就听到容羽的声音在近处响起

“你知道她为什么笑么?”

梅川蓦然回过头,就看到容羽精致漂亮的脸,下意识的回答:“不,不知道。”

容羽微笑渐渐完美:“因为她很清楚,你在我手里,绝对比在她手里能发挥的价值更大,也绝对,比在她手里,更惨。”

梅川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位的神鬼手段,身体顿时抖成了筛子,手却出奇的稳,直取容羽要害。

容羽轻轻叹息一声。

梅川脸色一变,要收手已经晚了,一剑自空中起,宛若流星般出现又消失,血四溅而出,容羽身形立转离开,一双手掉在地上,梅川刚一愣,剧痛便传来,然后才是痛苦的嚎叫。

容羽蹙眉摇头,厌恶道:“你干嘛出手啊?”

秋山君的声音,不辨喜怒:“习惯”

容羽心头一喜,这是说保护她成为习惯了么?却听到秋山君下一句道:“他敢动我的女人,一双手已经是便宜他了!”

容羽心里是高兴的,可还是无语;“你能不能不要变得这么快!我一下子真的很难适应好不好?”

一边说一边走向倒在雪地里哀嚎的梅川:“再说你把他手砍了,我还要给他治,这么齐的断面,对外科医生的技术要求很高的,多麻烦啊!”

秋山君道:“那我正好观摩一下,这种伤怎么处理。”

容羽抬手点了梅川的哑穴,还想说什么,唐三十六已经来了,看见满地的血和梅川的手吓了一跳:“你砍的?”

容羽摇头,指尖出现火焰,仔细处理梅川的伤。

“那是谁?”唐三十六一边说一边出剑:“你不用治了,这个人的命我要了”

容羽没有理唐三十六的剑,但唐三十六的剑根本没能靠近就被不知名的东西挡了回去,听声音,像剑。

“谁?”唐三十六吃了一惊,直直看着容羽,方才她两只手都不空着,这剑是从哪里来的?

“秋山君”容羽无奈道:“梅川想袭击我,他砍了他的手。”

“秋山君?”唐三十六看了眼整齐的断面,来了兴致“那他人呢?”

容羽看了眼慢慢围过来的人和为首的陈长生苏墨虞,继续低头处理伤口。

“他不想见你们。”

唐三十六噎了噎,但他是什么人,当下不要脸的问“为什么不想见我们?”

容羽冷哼一声“因为不想见。”

珠子里秋山君忍不住笑“你这也是够不讲理了!”

唐三十六正想不要脸的就秋山君不见他们做文章,陈长生却到了,同时到的还有国教学院的大部分师生,见到被血浸红的雪和两只断手都是一惊。

“师姐,怎么样?”陈长生走近问。

容羽摇头“死不了。”

陈长生点点头。

然后就陷入一种奇异的寂静中,梅川一直都没有声音,容羽沉默着处理他的伤,唐三十六拿着剑,没有出手却也不肯后退,陈长生不说话,所以苏墨虞等人也不说话,国教学院的师生和教习有想要争辩的,都在唐三十六的眼神中保持了寂静。

“好了”容羽打破了平静,用帕子擦擦手,站起来看着陈长生“这个人我来处理,晚上光明大会见。”

“好”陈长生没有犹豫“师姐慢走。”

容羽点头,伸出手也不知如何动作,梅川平地消失,然后容羽离开。

“这算什么事?”唐三十六恼火道“你就这么听她的?”

“她是我的师姐,流云殿大主教,不交给她交给谁?”陈长生一派理所当然“再说这里谁打得过她?”

再加上一个秋山君?

“流云殿大主教?”唐三十六恼怒异常“那她之前三年为什么不管?”

“她是前线总指挥,还在朝廷对抗老师,分身乏术”

“前……”唐三十六突然闭了嘴,能让陈长生容忍的理由,自然是极为充分的,而要同时对抗黑袍和商行舟,能维持平衡已经很了不起了。

如果真是这样,谁都不能指责她疏于监管。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