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48

“为什么要让梅川指控陛下?”

精致的素斋上来,容羽红唇娇艳,小心细致的吃,秋山君心情很好。

容羽将口中的饭咽下,然后抬头:“我当然知道这些事都是商行舟的意思,余人根本没说话,我让梅川指控余人也不是为了对付余人,商行舟不是将余人视为毕生理想的投射么?人证物证俱在,这个消息的传播绝对比商行舟的阻止快,到时候,他难道能看着余人承担下颠覆国教的罪责?”

容羽笑,眼中一片淡漠:“我要他亲自认罪!欺君罔上,党同伐异,勾结魔族,蓄意推翻国教,加害教宗。如果这样的人得到朝廷的重任和尊崇,那么用他的人也只能是个昏君,而支持他的人,全部都是乱臣贼子!”

秋山君沉默片刻道:“你要为两位陛下报仇么?”

徐有容和容羽做的事其实性质是相同的,都是要解决他们师徒三人之间的矛盾,但是徐有容只是想要商行舟退让,而容羽明显的,是要商行舟身败名裂。

容羽坦然承认:“没错。”

她才不要徐有容和圣后那一套大道小事的道理,她从来都有仇必报,商行舟用不光彩的手段伤害了她最在乎的两个人,那么她就是要加倍奉还。

秋山君想起三年前她伤心欲绝的模样,心里叹口气,问:“你要清君侧,一个梅川还远远不够,你手上,还有谁?或者,什么?”

“秋山”容羽看他,神色有那么点无辜:“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有些人有些事,我自己也无法确定。”

“那能确定的呢?”秋山君没有生气,心平气和的追问。

容羽道:“庄换羽,唐家,还有,离风。”

庄换羽能完美解决天道院和离宫之间的嫌隙,唐家能提供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并且可以直接撼动所有世家的看法,而离风,因为之前的背叛而得到商行舟的重用,三年前代替容羽的位置在管理情报处,并且接管了天机阁。

秋山君神色微异:“刺杀唐三十六的刺客?”

容羽点头:“离风调整了人员名单,那些人都是用剑的,而用剑的刺客,没有人能比得上刘青。”

秋山君叹口气:“为什么我感觉你必胜无疑?”

容羽揣摩一下这句话,笑了:“我该感到荣幸么?”

 

光明大会的消息迅速传遍京都,桔园里徐有容很是感叹

“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梅川大殿呈冤,商行舟的阴谋直接曝光,其间阴寒就连国教旧派们都瞠目结舌,容羽轻轻松松获得了主动权,然后,教宗亲下旨意,容羽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梅川。

最妙的是,容羽手上居然有梅里砂的遗言,里面言明他死后若陈长生和商行舟对立,他支持陈长生。并且直接说侄儿梅川言行不佳,若有错事,不必看他的颜面。

没有人质疑遗书的真伪,因为遗书是梅里砂的好朋友,国教旧派的领头人之一按照容羽所说拿出来的。

只是梅川的问题解决了,国教的裂痕却依然存在,只是没有了梅川作为遮羞布,那些裂痕无比清楚无比丑陋,陈长生最终还是发了火。

虽然这让徐有容对容羽的种种手段心惊,但当这种人在己方阵营时,当真是让人心安啊!

莫雨很是奇怪“她怎么会知道梅里砂给朋友的礼物里有遗书?”

秋山君道“应该是未雨绸缪。”

莫雨有些惊讶“她怎么知道陈长生会和道尊……”

莫雨渐渐停了话,想起她很早就去过西宁庙,或许早就预料到他们师徒之间会有矛盾。或许梅里砂的遗言本来就是她的手笔。

“她既然有这么多的手段,为什么现在才用?”

这话很像是挑拨,但是莫雨和容羽以及徐有容都是好朋友,她对这两个人都很随意,于是随意的问了。

秋山君微微蹙眉,好在徐有容没有犹豫道:“因为长生回来了。”

秋山君有些讶异的看了眼徐有容,似乎是这一路的相处让了解加深,两个女子的友情迅速发展,经常导致他和陈长生的各种尴尬。

莫雨没有留意秋山君,想一想徐有容的话,点头同意。

容羽的那些手段,只有等陈长生回到离宫主持大局才能发挥作用,不然只是小打小闹,没有梅川还有别的川。

秋山君听了这话却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三年前容羽因为前代教宗离世而伤心欲绝的模样,总觉得这也是原因之一。

 

徐有容见到余人的时候,终于明白下午容羽所说的亲疏有别。

明明是容羽处理的梅川,明明是容羽斩的手替陈长生做的决定,明明容羽让梅川直接指控他,甚至方才容羽直接递给了他一份早已经写好的要个说法即问责的奏折,可年轻的皇帝陛下还是把这一切都算到了自己的头上,对容羽表现了掩饰不住的喜欢和信任,对自己表现了没有隐藏的不喜欢。

好在徐有容并没有打算为此事而追究,待想明白余人为什么不喜欢她,她反而高兴的笑了起来。

余人明白她为什么开心后,也笑了起来。

两个人开始交谈,容羽微微一笑,坐在一旁当个木头人,到后来实在撑不住,支着脑袋睡着了。

距离太近,交谈的两个人都注意到了容羽气息的变化,徐有容正要给她披一件衣服,就看见余人微微摇了摇头阻止,写道:她睡得浅,声音小些。

徐有容的目光几乎是下意识的复杂起来。

余人看容羽的眼神,但凡是个智力正常的人都能立刻看出来他对她的喜欢。但是这一刻,徐有容清晰的感觉到强烈的喜欢呵护,求而不得的极致痛楚,甚至是,甘愿为其生为其死的倾尽奉献。

她对这方面并不熟悉,之所以能立刻分辨出来,是因为她曾经见过这种情绪和眼神,可是徐有容总觉得,此刻余人眼底的情绪比当初在师兄眼里看到的还要更深更浓。

徐有容此刻有些相信容羽所说的,余人会为了她做任何事情。

只是,徐有容有些不明白,余人这样优秀的人,又是痴情的帝王,容羽为什么一点都不喜欢不动心,难道就因为余人身体残缺么?徐有容并不这样认为,聪明灵慧到她们这个份上,怎么可能在意这些外表?

于是出宫的时候问了出来。

基本一夜没睡,容羽哈欠连天,手指冷的都有些疼,脸上声音中的倦意极浓,听到这个问题,她没有直接回答,反唇问:“那你为什么不喜欢秋山君?”

徐有容愣了愣,明白了。

不论是秋山君还是余人,都是极好极好的,可是她们偏偏不喜欢。

徐有容设身处地,心里的隐忧完全打消,便听到容羽似笑非笑道:“果然亲疏有别!”

徐有容昨夜才对余人的亲疏有别心里不快,今晨就自行实践了一把,徐有容被她说的毫无脸面,正要强撑着反驳,容羽打了个哈欠,又道:“不过要说不喜欢的理由嘛,余人身体残缺不够完美肯定是个很重要的原因。”

徐有容惊吓,下意识的问:“你会喜欢的人,必须要完美?”

容羽嗯了一声,却被这个问题问的睡意渐渐消散。

“为什么?”

徐有容觉得这个要求好奇怪,似师兄那般自然算得上完美,符合容羽的要求,可是这个条件本身就很奇怪。

容羽沉默,感觉到心里因为这个问题而出现的疼痛,更觉寒冷。

“不完美的人,不配让我喜欢。”

她说的决绝,徐有容听得心里一颤,竟然也觉得有些冷,但是这个逻辑太怪,她又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容羽这次沉默的时间更长,回答也更让徐有容心惊

“因为他,没有喜欢我的能力。”

徐有容看着容羽停顿下来的背影,目光相当的复杂。

她道心通明,能感觉的到容羽此刻的伤感甚至是伤心,能感觉到容羽说这些话并不是因为眼高于顶瞧不起人,她甚至能隐隐察觉到她说的那个他是确有其人。

容羽在喜欢秋山君之前不是处子这件事并不是秘密,她也从来没有遮掩这件事的意思,只不过没有人拿这件事作文章大肆宣扬而已,她们是没必要,商行舟,大约是不想触及余人的逆鳞。

世间有很多揣测,可实际上没有人知道她的故事,莫雨说娘娘也不知道,徐有容甚至以为她在秋山君之前并没有真心喜欢过一个人,那不过是年少荒唐的情事或者性命垂危时的不得已。可如今看了她这副模样,徐有容知道肯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可她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将容羽这样的人伤到如此之深。要知道以容羽的聪明通透,若是对方情意不真,便不会有开始,若是对方已有妻室,容羽根本不会看对方半眼,若是对方花心风流,容羽根本不会留恋半分,若是身份地位财物之类的世俗原因,容羽可以轻轻松松的解决,即使是爱而不得,最多似余人或师兄那般,就算对方死了,以容羽的心性坚韧,也必定不会是这番模样。

那样伤感,那样深沉,那样的,刻骨铭心。似乎但凡思及触及,便会沉默、疼痛。

徐有容仔细揣摩她说的那两句话,心里隐隐有了猜测,自然的有些担忧师兄,可此时此景,却是有些说不出追问的话了。

天色微明,容羽仰头看着同时存在的太阳和月亮,任由徐有容打量、心里翻覆那些她一看就透的心思。

一阵风吹过,容羽经不住打了个寒颤,愈发觉得寒冷,也突然的,想念秋山君。

想念他的温柔体贴,想念他似乎永远炙热温暖的体温,想念他越是知道她不是善类,却总是愈加怜惜疼爱的眼神。

总之,千言万语,真的好想念他。


有人说原著人设有些崩塌,我自己还是很想终于原著的,所以各位如果对此有想法,欢迎评论,若有道理,我会努力做出修改。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