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53

气氛僵持,天书陵内外一片沉默,或者说,死寂。

谁都知道商行舟的选择,只是,没有人心里是轻松的,包括被徐有容裹挟的南方世家以及离山弟子,这些人心里是紧张,不约而同的将自己调整到战斗状态。

与他们相比,支持商行舟的陈家王爷则是完全的失望甚至绝望,容羽可以用她手上的焚日决要求他们做任何事,甚至围攻商行舟,王之策都束手无策的对象,他们又有什么办法?之所以不走,只是在等一个确定的结果。

很快的,天书陵里传来了一个结果。

“我低估了你”商行舟看着容羽,有些感慨道:“任何一个人低估了对手都是致命的失误,何况是我?不论我多少次提醒自己你是一个可怕的对手,终究还是被你的外表迷惑。你根本不是似他们一般的年轻人,你虽年轻,却已经有了和我们较量的能力。”

容羽眨眨眼道:“感谢容止的变态训练。”

商行舟和王之策想着当年见过的白衣公子,都无法反驳变态的评语。

商行舟说罢看向一直沉默的陈长生,道:“圣女和郡主想要我自废经脉,你怎么想?”

徐有容闻言眉心微蹙,秋山君清清楚楚的听到容羽骂了一句脏话,然后拔高声音道:“他没有话语权,你别痴心妄想。”

徐有容眸光微冷:“我早就说过,他阻止不了我。”

秋山君愣了愣,明白了。

道尊一直不肯面对陈长生,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所以师妹逼他面对,逼他后退,所以容羽能顺手报个私仇,以陈长生的名义。

可如果,商行舟愿意选择面对了呢?

如果陈长生不愿意接受未婚妻和师姐的安排呢?他原本就是一个好人,对逼迫和威胁从来都不喜欢,更不论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没有了最开始的理由,一切都师出无名。

至于陈长生会如何选择,能不能说服维护自己的未婚妻和师姐,那不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因为答案很简单,看容羽和徐有容的反应就知道。

秋山君心里叹一口气,以他对陈长生的了解,不用想也知道他会怎么选,果然——

陈长生叹了口气,道:“明明是我的事情,怎么反而我不能做主?”

说罢陈长生看向商行舟,道:“我不是这样想的。”

商行舟问:“你怎么想?”

陈长生认真道:“我想和你打一架,谁赢了听谁的。”

商行舟想了想,道:“我同意。”

然后他就不再看向这边,剩下的就是陈长生的事了。

容羽小脸微寒道:“我不同意,你想都别想!”

陈长生发出今天第二声叹息:“究竟我是教宗还是你是教宗?”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面色微变,容羽却丝毫不为所动,拔高声音连名带姓道:“陈长生!”

陈长生再次叹息,权势对于他这位师姐来说什么都不是,他必须想别的办法。

微微沉吟,陈长生道:“我会同老师去周园,这样老师的境界会压制在聚星境。”

容羽冷哼道:“你现在把境界压在通幽以下,那个通幽境是你的对手?”

陈长生想一想也确实是这样,老师商行舟是长期浸润圣域的强者,对天地法则对修行对战斗的感悟肯定不是他能比拟的,可是——

“我还是想试试”陈长生坚持道:“而且我会请王先生作裁判,他已经是你的人,肯定会保持公允的。”

小黑龙对此不同意,正要说什么,容羽已经冷笑道:“他那种人从来没有信义二字可言,你可真敢信!”

这话让天书陵内外许多人不喜,可王之策本人却微微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陈长生没有办法,沉吟片刻后,只能拿出诛心的手段,道

“我记得师姐曾经说过,没有拗不过父母长辈的孩子,不是因为能力,而是因为了解。”

容羽冷声道:“你以为你了解商行舟?你可真有自信!你连冰山一角都没有看到!他随时会变卦随时可以取掉你的小命!陈长生,你非要我们承受失去么?”

说到后来声音激动,眼里竟是有了水光。陈长生看看她再看看一旁不做声的徐有容,心头微暖,道:“我从来都不了解老师。”

陈长生顿了顿,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但是我了解你,我也了解有容。”

容羽冷冷哼了一声,徐有容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侧过身没有看他。

“师姐,你曾经说过,任何人都不能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别人身上,纵使是亲如父母也不行。父母对孩子最好的爱,不是一味的维护,而是放手。”

“陈长生!”

“师姐,从小到大,不论我怎么惹你生气,你总是护着我,但是现在,我需要你放手。”陈长生非常认真,因此更显情真意切:“这是我自己的事,我想知道它的答案。”

“陈长生!”容羽眼圈微红,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只是咬紧了牙关道:“我绝不可能让你的性命有任何的风险!”

说着容羽声音都哽咽了:“我就不要!”

陈长生心里很暖很软,可又无比的无奈。

对徐有容这种从来都理智强大的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是可以的,可是对容羽这种说不过就哭还耍赖的人,陈长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秋山君微微叹息,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

哭这种招都用了,也就离妥协不远了。

果然,容羽努力收敛情绪,眼里一层水光,却恶狠狠道:“你最好是赢了!不然我不会放过商行舟的!”

陈长生连忙点头称是。

 

天书陵神道上虽然差点哭闹起来,真的要打,容羽倒也平静,等到了国教学院,她已经完全恢复了先前强大冷酷的模样,再不见丝毫脆弱。

“长生,你要打,我拦不住你,但是你要清楚,除非你赢了他,否则商行舟今天别想善了!”

陈长生颇有些无奈:“师姐,哪有这样的?”

容羽一个白眼横过去,陈长生立刻闭嘴点头。

今天她是老大,徐有容都要排在后面。

容羽神识进入珠子,取出自己的剑递给陈长生:“这把剑你拿着。”

容羽手里的那把剑看着简单,但是无论是光泽还是隐约可见的暗纹,都显示了这是一把低调而奢华的绝世好剑,陈长生于审美一道没有研究,但也觉得这把剑哪哪都好看,心里先喜欢了。

但是——

“师姐,我有剑。”

他何止是有剑,他是有无数把剑。

容羽坚持道:“我知道你有剑,但是这是我的剑,你拿着可以不用,但是我的一份心意。”

话说到这份上,陈长生道了谢,拿过了那把剑。

容羽径直走进国教学院,王之策阻拦:“既然已经放手,何不彻底一些?”

容羽看了一眼王之策,意味明确。

她刚才可以放手,现在也可以随时改变主意。

王之策正想着怎么回答,就听见容羽道:“陛下在百草园,你想让我们去那里?”

百花巷里有一群闲杂人等,容羽肯定是不愿意和他们待在一起,百草园那边余人在,秋山君去了肯定要行礼,所以容羽不去。

王之策顺着她的目光看秋山君,摇着头叹气,不再阻拦。


评论呦!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