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58

那边秋山君和苟寒食谈着婚事,这边莫雨在催婚,甚至拉着一个徐有容,来来回回都脱不开那些名节和清白之类的字眼,容羽因为有徐有容在耐着性子忍了好一会,终于爆发

“拜托这是我的事!我住在哪里有没有男人结不结婚都是我的事!我的事!”容羽努力控制着音量:“我的事不需要别人来管!你是不是因为自己成亲了就想要我们也成亲?我求你了,有这精力不如去劝她!”

徐有容看着眼前容羽的纤纤玉指,镇定转头对莫雨道:“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你就别操心了。”

莫雨看着她们统一战线,冷哼一声不识好人心,转身离开了。

容羽如释重负,拿起一旁的酒杯直接灌下去。

“这种成了亲的女人,太可怕了!”

徐有容微微一笑,看到她又喝酒,忍不住问:“师兄不是不让你喝酒?”

容羽闻言翻了个白眼:“你还有脸说!”

说罢还是解释了一句:“那天正好是特殊时期,他平时不管这种事。”

徐有容点头表示了解,又道:“虽然我气走了莫雨,但我并不支持你。”

“所以?”

徐有容问:“你为什么不想嫁给师兄?”

容羽愣了愣,笑了,将杯中酒饮尽后道:“也就你会直接问。”

徐有容也笑了,看着她继续问:“那是为什么?”

容羽挑眉:“你不是也不准备成亲么?”

徐有容道:“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

徐有容心想你同师兄该做的不该做的什么都做了,我同陈长生之间可没有这么亲密,既然什么都做了什么都愿意给,还愿意千里迢迢跟着师兄去离山,怎么就是不愿意成亲呢?

但这些话想可以想,但徐有容就是说不出来。

不过她不说容羽也知道她想说什么,可她偏偏还不能告诉她原因,秋山君心里还有她这件事她其实不是很在乎被人们知道,也不怎么在乎被徐有容知道,只是这话说出去会让徐有容太尴尬,所以容羽什么也没说。

空气一时安静,容羽又喝了几杯酒,看着下面的觥筹交错,再看看头顶的漫天繁星,突然道

“我就是不想成亲。”

徐有容闻言微异,侧头看了她一眼。

她原本以为是师兄的心意问题,没想到容羽却说出了这样的理由,而且居然不是敷衍是真心的。

可是这样的理由,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不想成亲,可以是因为感情不稳定,可以是因为嫌家人掺在一起烦,可以是因为不想成亲之后麻烦,也可能,什么都不是,就是不想而已,前面那些全都是借口。

以容羽之能,以她不在乎一切的性情,如果秋山君不能全心全意,成了亲她也能离开,以她通晓人性的本事,又哪里需要为家族长辈费心?

“我觉得现在挺好的,他很好,我也很好”容羽道:“男欢女爱,你情我愿,喜欢开心不就行了!”

反正她现在没有一点想要成亲的感觉。

纵是徐有容这般人物,也对这个逻辑很是无语,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挺好。嫁不嫁人是她们自己的事,顺心意就好了,何必强求?

就像当年娘娘说的,嫁不嫁,嫁给谁,都是她的事。

“可是,若是你怀孕了……”

容羽想都不想道:“想生就生,不想生就不生呗!”

徐有容对她这满不在乎的语气很是惊讶,心道那是个生命又不是一棵树一株草,可转念一想,她果然还不够强大潇洒,嫁不嫁人生不生孩子都是自己的事,顺心意自己决定就行了,何必想这么多?这方面自己确实不如她,然后就听到容羽轻笑一声道

“而且以我们的境界,哪里那么容易怀孕?”

更不说她还一直小心避孕,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徐有容微微蹙眉,感觉这个逻辑略怪。

容羽看她一眼,道:“长生没有和你说么?”

徐有容问:“什么?”

“母后只有余人,白帝只有落落,别样红也只有别天心,所以长生觉得,越是血脉强大的人,越不容易有子嗣,这也算是一种公平,因为毕竟强大的人生存能力强。”

徐有容想一想觉得有些道理,但再想一想又觉得不对:“且不说白帝夫妇不止有落落一个孩子,太宗陛下和前任魔君更强大,可是他们的孩子却很多,所以这个结论不成立。”

容羽道:“太宗和魔君毕竟是自己强大,他们的女人可一般般,而母后、白帝夫妇和别样红夫妇是双方都很强大,可能有些差别”

徐有容正想点头,便听见容羽又道:“不过我觉得这不是重要原因。”

徐有容好奇:“那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容羽道:“因为太宗和魔君好色啊!孩子又不是一个人能生出来的”

徐有容差点把刚入喉的酒喷出来,容羽一脸的理所当然。

徐有容好不容易把那口酒咽下去,艰难道:“有道理。”

容羽咯咯笑开。

“但是这样一来,你同师兄没有道理不容易怀孕啊!”

他们两个天天形影不离的。

容羽的笑容一下僵住,想了想,还真是找不出借口,于是耍赖:“哎那什么,刚才说什么来着?喝酒喝酒!”

徐有容从来没见过这套路,着实愣住了,但看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又觉得实在有趣,笑了起来。


没有存稿了。。。。尴尬,明天可能断更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