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59

公主府里觥筹交错犬马声色的时候,无穷碧悄无声息离开了。

珠子里。

别样红的眼神是许久不见的沉寂,容羽忍不住想要移开视线,本能的抓住身边的秋山君。

男人温暖的手仿佛传递了勇气,容羽很快调整过来,先别样红一步开口

“无穷碧离开了”容羽直视别样红,可看清他眼里因为这句话而有的情绪,又移开目光,咬了咬嘴唇,道:“抱歉。”

她只是看不惯别样红自视有德,不是真想要拆散他们的。

别样红沉默了许久,才低低笑了,笑里有太多的苦涩和自嘲:“原来,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以为给了她最好的,可是到头来,却是伤害了她。”

说罢抬起头看容羽:“她有没有什么话留下?”

无穷碧想要出容羽的小世界,就一定要得到容羽的同意,闻言所有人都看向容羽,容羽却摇头

“没有”

“可是”别样红有些激动,容羽道:“她只是说自己想离开一段时间,我专门问过,她没有话要留下。”

别样红脸色苍白,又笑又咳:“殿下真是厉害啊!”

无穷碧作恶多端,可对别样红却是极好的,而容羽一席话居然能让无穷碧离开别样红,连一句话都没有,这种看透人心的能力真是太过可怕!

容羽不再说,转身离去。

“无穷碧到底为什么离开?”

容羽翻个白眼:“我怎么知道?”

容羽语气里的不耐烦更是毫不掩饰,秋山君却是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发,柔声道:“她离开之前肯定要问你的。”

容羽看了秋山君一眼,又转过头看珠子里的落日,道:“不知道。”

“也许真的是因为清楚的认知到别样红不爱她,所以离开,也许”容羽略微沉默:“根本和爱不爱无关,只是太痛苦了吧!”

秋山君沉默。的确,不论无穷碧为人如何奸恶,不论别样红如何温厚,无穷碧在这段关系里的确是痛苦的。

人的身体有能承受的极限,人的心理更是。可能对于现在的无穷碧来说,别样红到底爱不爱她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心太痛,伤害太多,所以才选择远离。

“大多数女子嫁人时都希望对方能护得自己风雨无忧,可往往到了最后才知道,这一生的风雨,都是对方带来的。”

容羽站在落日余晖里,很是感慨。

秋山君看了一会,问:“所以你不想成亲?”

“你可真是聪明啊!”容羽叹了一句,又笑着道:“不是,不是因为这个。”

秋山君想问那是因为什么,容羽又道:“我才不需要你为我遮风挡雨!”

秋山君摇头道:“这与强弱无关。”

“没错”容羽道:“但是与心态有关。”

“没有谁是有义务对自己好的,不理解我不信任我的人,一定不是我要的人。”容羽道:“无论如何,我绝不会爱的那般卑微。”

秋山君心里一动,有些欣赏,也有些说不清的情绪。伸手将她搂在怀里亲,轻声道:“你别担心,我们不会是那样的”

容羽低笑了一声。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再次涌上来,秋山君微微蹙眉,容羽热烈的唇舌已经纠缠了进来,堵上了所有的话。

……

秋山君看着蜷成一团缩在自己怀里昏昏欲睡的容羽,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更加浓烈。

容羽对他几乎毫无保留,说是千依百顺也不为过,可是秋山君总有种感觉,尽管他们日日形影不离,夜夜相拥而眠,他依旧不曾真正拥有她。

秋山君有时候也想自己是不是落入了世间男子俗套的心理,在乎她的过去,或者希望女子完全依附于他,从而不能接受她的理智与自持。可每次在心里想过一遭,又全数否决。

可是那种混杂了无奈、微恼等等的不明情绪随着他们的亲密而愈加明显,他越喜欢她,那种情绪便越强烈。秋山君隐隐觉得,他没有触碰到这个人的核心,并且这与她的那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秘密无关。

这是为什么呢?

秋山君看着她轻声问,然而没有人回答,容羽已经倚着他睡着了。


评论

热度(8)